章节目录 第395章 激烈的交锋

类别:都市言情 ????? 作者:嫩草喷香?????书名:女神的游戏
????云姐的脸色和缓了一些,拉过我的手,让我坐在自己身边,说:“你说过,乔凤凯一旦执掌大岭镇的大权,就没我们什么好事。你知道乔凤凯跟李贵富说了什么吗?我现在就在背后打击我,说我们俩有什么不正常的关系,所以,你表面上不能跟我来硬的,但是要把这件事当做大事来处理了。”

????我忽然狠呆呆地说:“妈地,我知道怎么做了。”忽然,我心里升起一阵暖意,把云姐拉进自己怀里,手就伸进那让我无比喜爱的地方。

????云姐秀目一挑,杏眼圆睁,做出美女发怒的娇嗔样子,这时候她哪有这心情,现在就已经传出她和我的暧啊昧关系,让这样的关系发展下去,那可不是好玩的,就威严地说:“周凯天,我现在正式警告你,咱俩的关系可要认真对待,尤其在办公室,可千万不要做出这种过分亲密的样子。你看你,说着说着就把手伸到了我这里,你莫着高兴,我也不反对,但这有多危险你知道吗?如果让人看到,在大岭镇的官场就完蛋了。赶紧把手给我拿出去,以后再也不许这样,尤其是在单位。”

????我显得很享受的表情立刻僵在脸上。刚才说的话,让我冒出对云姐的热望和需求,就莫名其妙做出这个动作,自然地把手伸进云姐美妙的部位,这却是非常危险的,就像我发现乔凤凯和大学生村官付静婷,在办公室玩得疯狂的镜头。如果莫云姐这宝贝让人发现,无疑给自己埋下一颗定时炸弹,随时都会被人引爆,就像我随时随地都在寻找让乔凤凯名誉扫地,滚出大岭镇的证据。

????我和云姐之间的关系太亲密了,这种分分合合,打打闹闹,我中有你,你中有我,谁也离不开谁的关系,的确是太微妙了,再加上互相间的喜爱,的确让人容易抓到把柄。

????我把手云姐抽了出来,也有几分威严的说:“云姐,你说的很有道理。就像我在乔凤凯的办公室,发现我跟大学生村官做那事儿,在这座大楼里,难免隔墙有耳,再说也没有绝对保密的东西。那你再等一会儿,我先走了。”

????云姐有些舍不得的看着我,说:“周凯天,经过这段时间在一起,虽然你也做了些错事,但你有颗侠肝义胆,跟你在一起就感到踏实。但是我们现在真的要瞪着眼睛注意周围的人。宋宝华现在一心要当常务副镇长,刘岩盯着宋宝华的位置,对你暗中使坏,如果选个举什么的,我也担心你的选票问题。”

????我说:“看来大家都在蠢蠢欲动,唯独我一天傻啊逼呵呵的不干正事。行了,我也知道现在大岭镇的动向了,虽然我们两个不能在办公室亲密,但要随时保持联络,你一旦发生什么情况,一定要第一时间跟我联系,手机二十四小时保持开机状态。我给你打电话一打不通,我的心里就着急。”

????我对云姐摆了摆手,走出云姐的办公室。

????回到宿舍,我怎么也睡不着觉,坐在沙发上就抽起烟来。我也发现,这段时间乔凤凯在暗中的工作没少做,乔凤凯的表情总是神采奕奕的,像是总有什么喜事儿。但这个人的胆子也真大呀,用省里投资的钱,给镇里盖宿舍楼不说,而且还要建県领导的别墅小楼。云姐向我提供的这个消息,让我深深震撼。我现在看清了形势,不再反对镇里给副镇级以上干部盖宿舍楼了,但是给十几个県领导盖十几栋别墅小楼,我却难以接受。

????我感到自己的成果被乔凤凯利用了。我从省里从県里,甚至是富哲夫个人手里,引进两千五百万资金,居然掌握在乔凤凯个人手里,想怎么用就怎么用,难怪他对建设大岭镇历史文化风情小镇的发展战略,从过去的反对,变得非常支池,原来是看到这里能弄到钱,一个乡镇领导看到钱,要比看到他爹还要亲呢。看来对上边拨下来的资金,以及引进的资金缺乏必要的监管,危害是非常严重的。

????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会儿,但睡眠的质量很不好,早早就起了床,洗漱完毕,走出宿舍楼,来到镇中心的早市一条街上。

????第一次在这里吃早餐,要了几个包一碗粥,还有两盘小菜,慢慢的吃起来。忽然,一个秀丽的身影出现在眼前。在这大清早的,又是噪杂混乱的早市,出现这样的美女却是件新鲜的事儿。

????我不感到抬头看上去,这一看不要紧,我既高兴又费解,这不是大学生村官付静婷吗?付静婷所在的头道村,距这里要有十几公里,这么早就到镇里来,这是要干什么?还是昨天晚上就住在镇里,如果住在镇里,又有什么重要的事情?

????我坐在长条椅上,付静婷刚好从自己的身后走过,我心怀恶意,冷丁把付静婷拦腰搂住,付静婷一点儿心理准备也没有,以为自己一大早就遇上歹徒流氓,高声的叫了一声:“流氓,抓流氓。”

????付静婷的这一声叫唤,引来逛早市人驻足观看,却没有一个人帮她,我也感到这事情有些闹大,就压低的嗓子对付静婷说:“你没看看我是谁,你就喊什么。”

????付静婷定睛一看,伸出小拳头就在我的肩头上打去,既生气又高兴地说:“你个该死的我,可吓死我了。你可真是个坏蛋,我要打疼你。”

????付静婷打的并不疼,我抓过付静婷的手说:“你这大早晨的,到镇里来是要干什么?”

????付静婷脸色微微一红,说:“昨天我到県里开会,回来车抛锚了,就在镇里住了一夜。现在准备搭第一班车回村里。”我怀疑地看着付静婷,付静婷又在我的肩上打了一下说:“怎么,不信啊?不信拉倒。给我买点吃的。”我说:“这没问题,改日我还要请你吃大餐。”付静婷说:“还是先解决现在的问题吧。哎,你这么早就出来吃饭啊?”

????我给付静婷端来一份早餐,付静婷开始吃起来。我打量着让自己发现了秘密的女村官,心想,这丫头看起来真是不错,可不知为什么就让乔凤凯轻易拿下?难道这里有什么特别秘密吗?

????付静婷闷头吃着东西,忽然发现我在盯盯的看着她。她抬起头问:“你不吃饭,这么看着我干什么?你是不认识还是怎么的?”我说:“我看你这细皮嫩肉的,不在大城市找个工作,好好的享受,跑到乡下来当什么大学生村官儿,你这不是纯粹在给自己找罪受吗?”

????付静婷扬起那张好看的面庞,看着我不屑地说:“我,你说你还是个年轻人,一点儿都不知道什么叫社会潮流,要想找个挣钱吃饭的地方不是很容易吗?要让自己有一番非凡的经历,那才是了不得的事情。如果不是我爸爸拦着,我都要到西藏工作,不过,我当一年大学生村官之后,就有资格做一名援藏干部,我就可以多为社会做一些事情。”

????我没有想到,这个丫头居然有这么高尚的情怀,但是被乔凤凯约到办公室去偷偷的喜爱,这又作何解释?也许在这个社会里,个人的欲望和社会的责任,本身就是分开的吧。就拿我自己来讲,我发现身边的女人越来越多,我享受的机会也就越来越多,但也并不能说明我的思想有多么肮脏,那种存天理,灭人欲的社会,早就不复存在了。我对付静婷这个丫头越来越感觉到费解和痴迷。

????我笑着说:“我跟你还真不能相比,我没有你那么了不起的爸爸。不过我倒是想问问,你爸爸是市里的干部啊,还是省里的干部?”

????付静婷一愣说:“你问这干什么?你问我也不告诉你。我也可以告诉你,如果我愿意在省,省里那样的大机关谋个差事儿,一点儿都不费劲,我从小就在那个环境里长大的,我是个喜欢挑战的人,我不想总呆在一个环境里虚度时光,所以我就主动报名,到这里当个大学生村官。怎么样,现在有点了解我了吧?”

????我马上问:“那你的意思是,你父亲是省里的领导?我不相信,我还真不相信。你父亲是那么大的干部,舍得我如花似玉的女儿,到一个村里当村官?你以为当个村官儿是这么容易干的吗?”

????付静婷呸了一声说:“你以为我是在跟你吹牛呀?既然你不相信,我也不说了。谢谢你请我吃的早餐。早班车要出发了,我回我村里当村官去。你继续当你的副镇长。不过,如果真镇里有什么情况,可以到村里去找我。拜拜。”付静婷说着就站起身,向镇里的长途公交车站走去。

????昨天県里到底有没有什么会议,我不知道,如果県里召开重要的会议,村里不会派一个其实并没有什么作用的大学生村官去开会的。因为我发现了付静婷跟乔凤凯的秘密,感到这个大学生村官的身上有故事,也就并不相信她说的话。我想了想,就拨了沈梅的电话,沈梅说:“周副镇长,这么早就打电话,到底有什么事?”

????我听到沈梅冷冰冰的话语,倒也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,问:“昨天県里有没有召开村干部的会议,我是说大学生村官参加的会议?”

????沈梅说:“你平白无故的问这个干什么?”我耐心地说:“沈主任,我当然要打听一件事儿了。沈主任,你就告诉我。”

????沈梅说:“昨天上午有一个全県大学生村官的经验交流。你说的就是这个会议吧?

????我心想,还真有这么一个会议,我马上又问:“这个会开到很晚吗?”沈梅说:“据说这个会议开到吃完中午饭就结束了。你问这个干什么,如果你没有什么事儿,只是为了想跟我说话,以后这样的电话就不要打。”沈梅硬生生的先把电话挂了。

????我并没有对沈梅的态度生气,而是像发现了新大路那样的高兴。大学生村官儿的经验交流会,在当天下午就结束了,而付静婷耽误的车程,在镇里住了一夜,去了哪里,确实个迷。昨天晚上乔凤凯在干什么,确是我感兴趣的话题。我昨天晚上跟郭洁在一起,郭洁说乔凤凯没在家。难道也出席了県领导安排的生日宴会?

????这样想着,我立刻给云姐打了电话,云姐磨蹭一会儿接着电话说:“周凯天,这么早,你打电话干什么?”

????我笑着说:“云姐你在干什么呢?”云姐说:“你真是没话找话,这一大早上能干什么,除了上厕所,就是刷牙洗脸,我在忙,你没有什么事儿我就挂了。”

????我说:“云姐,我问你一件事儿。昨天你参加県领导的生日宴会,乔凤凯在没在场?”

????云姐问:“这一大早晨的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

????我说:“我当然有大事要问。我在做个判断。你别忘了你昨天晚上对我安排的任务。

????云姐说:“我也在纳闷儿。昨天是常务副県长李铁松给我母亲过八十岁大寿,按理说像乔凤凯是一定要出席的,我却没有看到乔凤凯在场。我送了礼是肯定的,但我绝对没有出现在现场。好了,你该怎么分析就怎么分析吧,我要上厕所拉屎。”云姐就挂了电话。

????我想,看来付静婷这个丫头还真有点秘密,乔凤凯还真有两下子,居然把付静婷这个年轻漂亮的女孩搞到手,而付静婷的家世还真是不一般,难道是付静婷在出面帮助乔凤凯打通了和県领导的关系?

????回到宿舍又躺了一会,就来到了单位,办公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,打来电话的正是乔凤凯,乔凤凯让我过去一趟,商量一下大楼开工的事情。

????刚走进乔凤凯的办公室,就看到建筑公司的高老板坐在沙发上。翘着二郎蹆,抽着香烟,和乔凤凯有笑的说着什么,看到我走了进来,就像从来没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情,上前一步,握着我的手说:“周副镇长,你现在是我的老板,以后还要多多的关照哟。”

????我淡淡地一笑,乔凤凯说:“这个住宅大楼,就建在我们这个办公大楼后面的那块空地上,财政所已经单独的设立了基建账号,今天高老板的设备就要进入工地,以后这件事就由你来协调。”

????办公大楼后面那块空地十分宽阔,再往远处就是一片郁郁葱葱的小树林,有一条并不干净的小溪从中间流过,如果得到治理,那还真是一天很不错的地方,镇领导上班用不上五分钟,而県领导退下来后,为了免除喧嚣,在这里有栋别墅住,是哪个领导都是愿意的。

????我说:“那就算从现在开始正式开工了呗?”

????乔凤凯说:“今天高老板就把设备都运进来,你没事儿少在办公大楼里泡着,多到工地上走一走,你不就是学建筑的吗,也看看人家的大楼是怎么盖起来的。”

????我无可奈何地笑着说:“那我就看看你们这大楼怎么盖起来的。总得给我一套图纸吧?”乔凤凯说:“你去刘主任那里取一份拿着。要时刻盯着进度,发生什么情况马上跟我联系,我们要在十一之前竣工搬进去。”